建設雜談 | 中美關系50年(五)

王義偉2020-07-21 10:19

(圖片來源:東方IC)

經濟觀察網 王義偉/文 在從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進的過程中,中國曾經出現過一個價格雙軌制的特殊時期,同一種商品,有兩種價格,一種是國家指定、規定的,一種是由市場自發調節的。舉兩個例子:一個是農民生產的糧食,國家按統一價格收購之后,剩余的糧食農民可以拿到市場上隨行就市出售;一個是來自美國的美元,筆者的記憶中,當時國家給出的兌換價格是1美元兌換3到5元人民幣,而市場上(黑市上)的行情則是1美元兌換8到10元人民幣。

價格雙軌制是中國改革開放進程中的特殊安排,弊病很多,因此,在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央下決心解決這個問題,當時的說法是價格闖關,就是將兩種價格并攏,統一到市場價格上去。

價格闖關導致貨幣發行量猛增,帶來了通貨膨脹,也讓老百姓產生心理恐慌,開始搶購、囤積商品。

怎么辦?

向美國學習、取經。

1993年,國家計委(發改委前身)向美國派出一個考察組,組長是時任國家計委副主任桂世鏞,成員包括郭樹清、鄭新立等??疾旖M來到美國后,向學界大佬虛心請教,其中包括貨幣經濟學的鼻祖米爾頓•弗里德曼。弗里德曼是一個口才極佳的人,面對來自中國的客人侃侃而談。他對中國很了解,提醒中國的客人們一定要控制住通貨膨脹。弗里德曼說,蔣介石搞金圓券、搞通貨膨脹,肯定倒臺。世界上沒有一個政府搞通貨膨脹不倒臺的。

一番交流之后,考察組成員之一的鄭新立意猶未盡,又單獨去見了弗里德曼。這一次,弗里德曼告訴了鄭新立一個很重要的規律。他說,他研究日本、韓國經濟快速增長時期的規律發現,在經濟快速增長時期,若M2增長速度大體上等于經濟增長速度的兩倍,就不會出問題。否則,M2增長太快了就會導致通貨膨脹,M2增長太慢了就會限制經濟增長。

回國后,鄭新立將從弗里德曼那里取來的“真經”報告給了國家計委領導。

在之后的調控中,中央一方面從貨幣發行總量上進行控制,一方面增加商品供給,加之以適當的價格管制,多管齊下,通貨膨脹被控制住了。

將發達國家頂級經濟學家的理論與中國的國情相結合,走出中國特色的改革路線,這是中國人的聰明之處。這種理論、思想上的交流、學習與實踐,產生的影響和帶來的益處,絲毫不亞于實際的經貿交流。

類似的中美交流,在各個領域應該還有很多。

當然,中美經貿關系并不是一塊清靜之地,它一直受到政治關系的左右和干預,頗多曲折。

這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最惠國待遇問題和中國入世問題。

中美建交后,互相給予對方最惠國待遇。中方的給予是一次性的,持續生效。美方則不一樣,要一年一審。按照美方的規定,美國總統每年6月30日之前要作出決定,是否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美國總統決定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后,美國國會要在3個月內進行審議。如果美國國會不同意總統的決定,美國總統可以在10個工作日內否決國會的決議。之后,如果美國國會想再次否決總統的決定,就必須有至少三分之二票數的支持。

在1990年之前,這項工作都是例行公事走過場,美國總統作出決定,國會無異議,對華最惠國待遇延長一年。

1990年開始,美國國會開始找麻煩。

挑頭的人是佩洛西。

佩洛西是現任美國眾議院議長,民主黨籍。從1987年當選眾議員,佩洛西已經在美國國會叱咤風云了33年,并兩度出任眾議院議長,是美國政壇當之無愧的一姐。作為民主黨人,佩洛西處處與共和黨作對。共和黨的布什當總統,她與布什是死對頭,指責布什是一個“無能的總統”?,F在,共和黨的特朗普當總統,佩洛西又與特朗普水火不容。今年2月4日,特朗普在美國國會作國情咨文演說,佩洛西當眾手撕特朗普的講話稿,事后接受采訪時還稱這個講話稿“太惡心了”,不得不撕。

回到最惠國待遇問題。1990年3月,佩洛西在眾議院內成立了一個“中國工作小組”,開始對布什的中國政策發難,第一個目標就是最惠國待遇問題。4月,她的這個小組牽頭提出了一個有條件延長對華最惠國待遇的議案。5月,共和黨在參議院也提出了一個類似的議案。此后,圍繞對華最惠國待遇問題,美國國會展開了激烈的辯論,并舉行了幾十次聽證會。最終,眾議院通過了一份議案,參議院吵鬧不休沒有結果,對華最惠國待遇延長了。

1991年、1992年,以佩洛西為首,美國國會兩度卷土重來,意圖給對華最惠國待遇附加條件,最終都是鎩羽而歸。

1993年,克林頓就任美國總統??肆诸D與佩洛西同屬民主黨,盡管佩洛西依然想給對華最惠國待遇附加條件,但是面對本黨的總統,她的力度顯然與對付布什時不同。在這種情況下,克林頓技巧性地給了美國國會一個臺階。這一年5月底,克林頓宣布把對華最惠國待遇延長一年,同時表示“明年我是否延長最惠國待遇將取決于中國是否在改進人權狀況上取得重大進展。”

1994年5月底,克林頓再次宣布延長對華最惠國待遇,并明確表示“使人權問題同每年延長中國的貿易最惠國待遇問題脫鉤。”

盡管每一年美國都會延長對華最惠國待遇,但是,每一年都要折騰一次,有時候上一年度的最惠國待遇問題剛解決,下一年度的爭論和吵鬧又起來了。這樣年復一年,中美兩國企業界和相關機構不勝其擾。所以,中方向美方提出,要一次性解決這個問題,要求美方給予中國永久最惠國待遇。

這個問題,和中國的復關、入世談判攪和在了一起。

世貿組織的前身是關貿總協定,成立之初中國是締約國之一。1971年中國恢復在聯合國的席位后,關貿總協定邀請中國重新加入該組織。當時的中國政府研究了一番,認為關貿總協定是一個富人俱樂部,決定不加入。

隨著對外經貿交流的擴展,關貿總協定的重要性日益凸顯,中國改變了當初的想法,決定加入這個組織。

然后中國發現,這已經不是一個想加入就能加入的組織了。

先是復關不成。中方將加入這個組織的行為定義為恢復在關貿總協定的地位,所以叫做復關。一直到1994年,關貿總協定升級成為世貿組織,復關大業也沒有完成。

中國繼續努力,復關談判升級為入世談判。

入世談判十分艱難。按照規定,中國要和所有的世貿成員談判并達成協議,然后才能加入這個組織。當然,實際操作過程沒有這么繁瑣。中國只要和主要經濟體達成協議,其他世貿成員利益均沾即可。

中國的入世談判對象,最主要的就是美國和歐盟,其中美國最難纏。中國的第二任入世談判代表佟志廣曾經這樣形容美國:“美國人就像一個被慣壞了的孩子,跟他們談判非常困難。他就像一個孩子到理發館里去剃頭,他不老老實實坐著,他老動,你得用很大的力量把他按住。”

談判中,中方對美方提出的條件主要有兩個,第一,讓我入世,第二,給我永久最惠國待遇,不要一年一年折騰我。美方則不斷增加要求中方開放的領域,幾乎每一次談判都會提出新的清單。

斷斷續續談到1999年初,中美入世談判談得七七八八了。這一年4月,時任國務院總理朱镕基率中方代表團訪問美國。

朱镕基總理赴美的主要任務就是簽署中美入世協議。出發前,中方代表團普遍認為此次赴美,簽署協議的可能性很大,因為技術性問題都解決得差不多了,加上總理壓陣,有些重大問題總理就可以拍板。

在華盛頓,朱镕基總理一行受到了熱情的歡迎和招待,雙方代表團又進行了夜以繼日的談判,但最終,雙方沒有簽署協議。

中方代表團返程前,與美方商定,美方隨后會派出代表團赴北京,雙方接著談。

誰也沒有想到的是,美方代表團還沒有啟程,美軍的炸彈先到了。

貝爾格萊德時間1999年5月7日(北京時間5月8日),美國向中國住南聯盟大使館投下五枚炸彈,造成中方3人犧牲、20余人受傷。

中美入世被迫談判中斷,中美關系遭遇了最嚴峻的考驗。(未完待續)

 

建設雜談 | 基辛格訪華50年,中美關系走過4 階段(一)

建設雜談 | 中美關系50年(二)

建設雜談 | 中美關系50年(三)

建設雜談 | 中美關系50年(四)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經濟觀察報海外部主任,臺海問題專家,長期關注民營經濟、國際經貿和反傾銷,對宏觀經濟也有深入觀察。
1分快3计划免费软件